< 株洲代开技术服务费票___求是网___(---陕西武功:“教稼圣地”练成“新武功”,打造“西北电商第一县”---)

陕西武功:“教稼圣地”练成“新武功”,打造“西北电商第一县”

发布时间:2021-10-27 09:04:37

株洲代开技术服务费票▓▓▓【葳Ⅹ; 131-6256-9287】▓▓▓代开项目齐全:酒店宾馆,住宿费,餐饮费,加油费,汽油费,柴油费,医药品,汽车配件,电子票等      陕西武功:“教稼圣地”练成“新武功”,打造“西北电商第一县”

  地处八百里秦川腹地的陕西武功,置县史逾2370年,因彰显武王伐纣之功而得名。《诗经》中亦有“文王受命,有此武功”的记载。

  武功古城东门的“教稼台”,号称中国八大名台之一,相传是农耕始祖后稷教民稼穑的场所,被誉为中国农业的发祥圣地。当年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选址武功,则有传承光大之意。

  如今,在这个面积仅400平方公里的袖珍小县,每天约有15万单生鲜干果通过电商网络销往全国各地。其中,占据“半壁江山”的是新疆瓜果,销售额占全疆农产品电商的两成左右。

  “买西北,卖全国。”这个泽被千年的“教稼圣地”,已练就一身电商“新功夫”:在淘宝农产品电商50强县榜单中,武功位列全国第五、西北第一。

  “水果大王”怕“差评” 背着订单出新疆

  驶出G30连霍高速公路武功收费站,迎面就是占地650亩的武功县电子商务产业园(以下简称“电商园”)。临街的黄色围墙上,刷着“打造西北电子商务第一县”等红色大标语。

  秋日明媚的阳光,照进陕西美农网络科技公司(以下简称“美农”)会议室里。公司创始人李春望回忆说,要不是自家淘宝店“差评”日渐增多,10年前他也不会走出新疆。

  2008年,由上海一家公司派驻克拉玛依做项目的李春望,为充实日常空闲时间,开起了专卖新疆干果的淘宝店。

  3年后,他租下一整条街的仓库,里面堆满了库尔勒香梨、吐鲁番葡萄、和田红枣、哈密瓜等新疆特产,每月发货20多万单,销售额进入淘宝食品电商全国前十。

  这个辞职做电商的安徽小伙,也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水果大王”。

  由于从新疆到内地路途遥远,物流慢,运费贵,应季瓜果储运难度大。有时赶上恶劣天气,一个星期都运不出货来。

  “不光生鲜配送时限无法保证,平均一单运费比外地贵4块钱,一个月得多付80多万元。”为了彻底改变消费者的“差评”体验,李春望权衡再三,决定背着订单出新疆。

  2011年“双11”前,他带着一个伙伴直奔西安,打算以这座西北中心城市为“桥头堡”,突破新疆农产品电商的瓶颈。从租房子、找仓库到接单发货,他们前后只用了3天。

  果然,李春望很快就尝到了甜头:不仅“差评”骤减,运费也比原来便宜一半。一批新疆农产品电商闻讯而来。

  由于这些电商驻地和仓储多在城中村,随着业务规模扩大,交通、环境和管理等问题逐渐暴露出来。

  2013年,西安市二环内限行货车,他们只好把一趟拉几千单的大货车,换成拉两三百单的小金杯,搞得那些发货量大的商家,一天到晚都像蚂蚁搬家一样忙碌。

  糟心事远不止这些。美农公司的张宁记得,驻地有个电工耍酒疯,三番两次拉闸停电,一直没人管,企业只能吃哑巴亏。

  人地两生,又卖土特产,遭遇吃拿卡要的事情也不少。“开头要点就给点,没想到越要越多。”一位叫马慧的新疆农产品电商吐槽道。

  做生意就要精打细算。为寻找更合适的落脚点,有人去了西安近郊的周至,有人到了宝鸡眉县,李春望则选中咸阳武功。

  2014年3月,美农成为武功电商园首家入园企业,还带来每天8000多订单。几个月前,李春望来考察时受到县领导隆重接待,双方一拍即合。这让他从长着荒草的园区中看到希望。

  当时,武功已经提出“打造西北电商第一县”的目标。时任武功县副县长的孔睿还记得,2013年底,县里首次召开发展电商会议,参会的全都是传统企业。

  “本地没有电商企业,可以说是从零起步。”他解释说。

  2015年,马慧等新疆农产品电商从西安及周边跟了过来,引得武汉、九江、太仓等地30多家新疆电商,也纷纷来武功“安营扎寨”。

  “锅炉城”变“桥头堡” 逆袭成为电商首选地

  武功电商园前身是工业产业园,透过园区一些破旧厂房斑驳的外墙,依稀还能感受到当年产业兴旺的景象。

  近年来,曾以“西北锅炉城”著称的武功,在传统燃煤锅炉向新型环保锅炉产业升级中落伍后,又提出建设西部最大钢结构产业聚集区的转型目标,结果并不尽如人意。

  而打造西北电商第一县的雄心背后,正是武功人产业突围的觉醒:进入电子商务时代,区位已变成它最大的发展优势。

  “武功接近中国版图的中心,境内陇海铁路、连霍高速、国道京昆线等道路纵横交错,距离西安咸阳机场仅40多分钟车程。”武功县电子商务服务中心副主任王雷透露,解决农产品“买难卖难”的增收难题,正是当地发展电子商务的初衷。

  至于“从新疆直发其他省份,光物流就得花五六天,而到武功只要一天,再有两三天就能到全国各地”的“桥头堡”优势,则是李春望们落地后的见证。

  作为一个传统农业县,武功42万亩耕地中,超过一半是商品粮基地,可供二、三产业发展的土地本就不多。

  “县财政没钱,电商缴税少,仓储占地又大。”当地一些干部对发展电商起初并不看好,认为电商“富民不强县”。还有人私下议论,政府搞电商是不务正业。

  从2014年开始,这个经济总量排在咸阳市中下游、财政收入才1个多亿的“穷县”,每年竟拿出1000万元支持电商发展,有些反对声音并不难理解。

  谁也没想到,不到8年时间,武功就已聚集368家电商企业、40多家物流公司,电商销售额从2014年的3.6亿元增加到去年的46.18亿元,对GDP贡献率超过10%。

  产业聚集带来的变化,转变了很多人的看法。原本不知电商为何物的老百姓,看到苹果和猕猴桃都被卖掉了,也开始支持电商。2016年前后,发展电商就已成为全县上下的共识。

  “现在农产品电商出疆,武功成了首选地。”张宁告诉记者,武功三分之一的电商来自新疆,经销的农产品一半产自新疆。

  武功吸引电商的优势并不限于区位,当地物流费比西安还便宜,相当于江浙沪包邮区的价格。记者听到最多的就是,“3公斤以内2.3元、1公斤以内1.6元。”

  “更重要的,政府重视我们这些小蚂蚱一样的电商。从招商、入驻到生产,武功都有专人一对一带着企业跑流程。”马慧补充道。

  说起营商环境,李春望的体会更深。2015年,为了降低成本,美农打算更换快递公司,对方心生不满,雇佣一些社会闲散人员到工厂滋事。

  “本以为这是一件棘手的麻烦事儿,没想到当地政府依法处理,干净利落。”李春望回忆道。

  “武功日均发货15万单。旺季时,干果最多16万单,鲜果最多22万单。这么大的集散能力,在西北县域找不着第二家。”武功县委常委、副县长王叶臣骄傲地亮出这些数字。

  随着电商“朋友圈”越来越大,武功并不满足于仅仅当个电商集散地,纸箱、泡沫等配套加工企业,也都顺“链”而来。在产业园一角,李春望投资上亿的农产品加工基地已在建设中。

  张宁记得,美农刚来那年招40个工人,不到一周就有180人报名。当时日均工资40元,现在已涨到3倍多,但同样招40个人要花上一个月。

  目前,武功电商带动5万多人就业,相当于县城人口总数。一些返乡农民工也在电商园找到了工作。“每个月收入三四千元,还能照顾家,就不愿出去了。”从深圳返乡生娃的谭沛说。

  “如果电商干不好,政府要挨群众的骂。”王雷补充道。

  同台竞技“新赛道” 拼的是供应链和品控

  作为入行20多年的“老江湖”,马慧还没弄明白抖音电商是咋回事,网店销售额竟已从2亿多元掉到8000多万元。

  “我家的天猫店流量少了三分之二,都被抖音瓜分走了。”她专程去西安参加抖音培训,感觉光讲理论缺少实操,并不解渴。

  相比之下,入行才6年的罗勇战,却吃到了抖音电商的第一波红利。尽管一年销售额才2000多万元,却让马慧羡慕不已了。

  2019年,直播电商走入大众视野,被很多人称为“直播电商元年”。这一年,29岁的罗勇战从新疆来到武功,决定试水抖音电商,改变自己淘宝店运营一直毫无起色的窘状。

  “我们始终跟着平台在变。”低调的罗勇战憋了半天,才吐出自己的经验。

  自觉电商经验不足的维吾尔族汉子阿巴拜科日,则与比自己小8岁的汉族小伙王志伟合作,甘愿电商利润平分。去年,其产品销量由1000吨猛增至5000吨,电商销售额达60%。

  今年37岁的阿巴拜科日来自新疆和田,主要经销当地的红枣和核桃。近年来,他辗转北京、西安,去年5月来到武功。

  “赶在限购前,我在西安买了房,孩子也在西安上学呢!”阿巴拜科日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矜持中不无得意地说。

  电商业态变革正在打破原有的竞争格局。“淘宝干得好好的,抖音突然冒出来,反应慢点就掉队了。”受访电商七嘴八舌地感慨,“时代淘汰你,连一声招呼都不打。”

  “电商新业态竞争,最终拼的还是供应链和品控。”今年6月才入局抖音电商的李春望认为,相比传统电商相对稳定的订单,直播电商爆单对供应链和品控都是极大的考验。

  武功县北漠果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艾世坤,对此体会更加深刻。去年他们储备了5万单的哈密瓜,孰料两三天内竟接到10万订单——公司遭遇爆单“袭击”,只能靠临时买瓜救急。

  “不仅采购价格高,质量更是难于管控,结果售后赔付超过30%!”艾世坤回忆说,“钱没挣到,白忙活了一场。”

  为了避免类似的爆单,李春望采取订单农业的办法:提前与产地合作社签订合同,确定种植标准和采购价,以确保产量和品质。他们还自建纸箱包装厂,早上生产下午就能用。

  “遇到产地人手紧张或缺包装箱时,我们就从武功拉上工人、带上纸箱,开车直奔产地。”李春望不无得意地说。

  培育专业买手队伍,也是品控和供应链的重要保障。美农在西北地区有30多名买手,合作时间最长的已有十几年。

  买手出身的李春望,曾带火过阿克苏苹果、富平柿饼。在他看来,优秀的买手既要懂货,还要争取更低的价格,对产品要有敏锐的市场洞察力,一看就知道能不能成为爆款。

  临近采访结束,李春望又急匆匆外出找货。几天之后,内蒙古的黑土豆和铁皮西红柿,便出现在他的抖音直播间里。

  作为当地产业龙头,美农更深地介入电商变局中。去年抖音西北直播基地落户武功,美农负责运营,提供培训、招商、会议等服务,并按入驻主播销售额的0.5%-0.8%获得返点。

  据李春望透露,目前直播基地每月销售超1亿元。

  当越来越多人发现社交电商、社区电商异军突起时,营销和设计中心仍保留在西安的美农,社区电商业务已经覆盖西安1000多个中高端社区,销售额逾1亿元。

  目前,美农每天出货4万多单,年销售额近5亿元,其中直播电商、社区电商等新业态占到四分之一。

  猕猴桃“翻身” 过去论斤称,现在按个卖

  每年6月,李展峰都要把山东甜瓜拉回武功发货。

  在电商园里,这个陕西鲜生云仓科技有限公司的仓库负责人解释说,看似绕远多花运费,其实比从山东直发还划算。

  李展峰介绍,公司每年销售7500吨甜瓜和猕猴桃。其中,甜瓜来自陕西、甘肃和山东,猕猴桃产自武功和周边县市。

  王雷统计过,武功电商在销农产品有2500多种,新疆的有1500多种,并不限于“买西北,卖全国”。来自武功本地的农产品,也已超过130种。

  前几年,武功曾采取自建“智慧乡村”小店、共建邮政驿站等形式推广农村电商,由于本地农产品规模小、标准化程度低,加上运费贵等原因,这些尝试效果并不理想。

  受益于农村淘宝的“临门一脚”,武功农村电商实现全覆盖,“卖东西”渠道窄和“买东西”不方便的痛点,由此迎刃而解。

  以武功盛产的猕猴桃为例。“由于过量使用农药和膨大剂,长期卖不上价,最便宜时一块钱一斤。”退伍军人校煜告诉记者,“原来猕猴桃都论斤称,现在我们按个卖,这在过去连想都不敢想。”

  2012年,受褚橙走红的启发,校煜为培育优质猕猴桃,租种了2000亩地。他从青藏高原拉来牦牛粪肥田,还用上了东北的草炭、汉中的油渣和蚯蚓粪。

  “人家一亩地投入3000元,我得花上1万多。”校煜同时还做“降产文章”,通常亩产6000斤,他的产量只有一半。

  但在电商平台,这种阳光化种植的优质猕猴桃,每个售价高达6.6元,一个顶过去好几斤。

  在武功的猕猴桃地里,一场电商推动的品质革命正在发生。

  “电商只要90克-120克的标准果子,用了膨大剂的反而没人要。”王雷感慨,市场教育农民,比干部下乡苦口婆心地劝来得强。

  目前,全县猕猴桃种植面积达12.6万亩,猕猴桃区域公用品牌“武功小子”估值10亿元。

  在教稼台前漆水河滩上,每年农历十一月都会举办大型集市贸易活动,迄今已沿袭4000多年了。相传,这个人们为纪念后稷自发形成的“武功河滩会”,被誉为“中国最早的集市”,被列入咸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。

  从“种得好”向“卖得好”转变,用“卖得好”倒逼“种得更好”。传承古老“市场基因”的武功,借力电商,扛起了西北农产品流通的重任,“中华农都,电商新城”的招牌熠熠生辉。(刘荒、张典标)

【编辑:陈文韬】

返回顶部